手机站广告联系

工伤赔偿标准网

尘肺病患者的辛酸不同的经历 相同的苦果

来源:工伤赔偿标准网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0-06
摘要:摘要: 笔者是义煤集团总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接触过大量的职业病患者,将他们的故事记录下来,希望更多的人不再步他们的后尘。 笔者是河南义马煤业集团总医院(简称义煤集团总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由于工作的关系,笔者每天都要接触大量的职业

   摘要: 笔者是义煤集团总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接触过大量的职业病患者,将他们的故事记录下来,希望更多的人不再步他们的后尘。

   笔者是河南义马煤业集团总医院(简称义煤集团总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由于工作的关系,笔者每天都要接触大量的职业病患者。在为他们做好服务的同时,笔者更愿意听他们说一说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无疑都很辛酸,但笔者将这些故事记录下来,就是希望更多的人看了他们的故事以后,不再步他们的后尘。这是笔者的心愿,也是这些善良的职业病患者的心愿。

   故事一 zybkg.jpg
   河南农民张宝才(化名)父子三人:每月除一笔不菲的收入外,还"收获"一身白乎乎的粉尘。

   今年61岁的张宝才是河南省渑池县洪阳乡农民。2003年,看到洪阳乡附近因修建高速公路需要大量石料时,颇有眼光的张宝才就和儿子张建、张伟凑钱在牛蛋山下办了一个石料场。

   说是石料场,其实就是围一个院子,买一台破碎机和一个电磨,雇几个农民工,把从山上采下来的石头磨碎,然后装车运往外地。起步伊始,张宝才和两个儿子整天守在石料场。有时工人们忙不过来,张家父子也上前搭把手,和工人们一起干。

   结果,第一个月下来,除去工人工资和各种费用,这个小小的石料场净赚了1万多元。1万多元,对当地农村家庭来说,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年就可以给两个儿子一人盖一座房子,张宝才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此后,张家石料场的破碎机叫得更欢了。而张家父子每月除一笔不菲的收入外,每天都会"收获"一身白乎乎的粉尘……

   2008年3月的一天,身体一向硬朗的张宝才突然感到身体不适,他觉得有点胸闷,浑身乏力,还总想咳嗽。不过他没有太在意,以为自己感冒了,就自己到药店买了些药吃。结果折腾了一个月,"感冒"似乎没有好的迹象,并且越来越重,最后发展到一上楼就喘的地步。无奈,张宝才到渑池县医院检查,结果被告知患了尘肺病。后来,听说义煤集团总医院能治疗尘肺病,张宝才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到这里。医生为张宝才做了详细的检查,发现他的肺部已出现结节(粉尘聚集形成的像石块一样的物体)。2008年5月,义煤集团总医院给张宝才进行了大容量双肺灌洗手术,术后其症状有所缓解。

   正当张建、张伟为父亲生病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2008年底,张建、张伟也相继感到身体不适。他们感到胸闷,同时伴有咳嗽等症状。吃了一些药不见好,兄弟俩赶紧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他们都患上了尘肺病。听到这消息,还在医院治疗的张宝才哭了,他恨自己一心想着挣钱,结果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儿子。

   故事二

   四川农民杨春林:为了报答老板对他的厚爱,也为了对得起自己那份工资,和矿工们奋斗在粉尘弥漫的采矿面。

   今年40岁的杨春林来自四川省巴中市。1992年11月,杨春林在亲友的介绍下从老家来到位于陕西潼关的一个个体金矿打工。杨春林的这位亲友是个小包工头。在来到金矿的最初几年里,杨春林没有进矿洞采矿,而是在矿洞外背矿石。

   那几年,因为有亲友的关照,杨春林虽说辛苦,但收入也不低。后来,亲友承包的矿洞越来越不景气。2002年,杨春林换了一个金矿打工,开始进洞背矿石。杨春林说,矿洞内空间很小,又没有通风口,里面粉尘很大,干活时有时一米以内的两个人都互相看不见,下班后走出矿洞,嘴、鼻子、耳朵里都是灰,吐痰都会吐出泥块。

   2004年7月,经老乡介绍,杨春林到另一个金矿当了一名安全员。这个金矿的老板也是杨春林的老乡,因此对杨春林很不错。为了不辜负老板的厚爱,也为了对得起自己的那份工资,杨春林每班都"盯"在现场,生怕出事故。

   杨春林说,他觉得自己得尘肺病与当安全员的经历有关。为了防止出事故,杨春林每班都和矿工们一道工作在粉尘弥漫的采矿面。矿工们打钻,他给看护顶板;放过炮,他先去查看通风好不好,生怕烟尘熏倒人。杨春林说,"矿上"从没有给他和其他矿工发过任何劳动防护用品,他吃亏就吃在这上面。

   去年年初以来,杨春林开始感到呼吸困难,全身乏力。感到情况不好的他赶紧到医院检查,医生说他已是尘肺II期患者。

   查出尘肺病之后,杨春林本想着新农村合作医疗能为他报销一部分医疗费,但到市里一问,农村合作医疗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尘肺病属于职业病范围,不在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范围内,让他找曾经工作过的企业索赔。杨春林说,索赔?去哪儿索赔?这些年,他先后在八九个金矿干过,找谁索赔?当初到矿上干活的时候,只想着有工作就行了,哪里会想那么多。

   4月23日,在义煤集团总医院尘肺病科病房,刚洗过肺的杨春林告诉笔者,他本想出来打工挣些钱,结果钱没挣到,还把身体弄坏了。想到今后的日子,杨春林一脸茫然。

   故事三

   湖北农民张衍进:明知自己患了尘肺病也不敢去医院检查,宁愿自欺欺人地相信自己没事。

   41岁的张衍进是湖北省郧西县湖北口乡西川村农民。1993年,他经乡亲介绍到河南省灵宝市豫灵镇的一家个体金矿打工。刚开始,张衍进在井口从事装车、背矿石等工作。虽然辛苦,但挣钱不多。张衍进的妻子小爱(化名)在矿上为矿工们做饭,每月也有几百元的收入。

   1995年,随着女儿的降生,小爱暂时失去了工作。而由于添丁进口,这个小家需要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小两口感到日子捉襟见肘。于是,张衍进向妻子提出要进矿坑采矿,这样收入比较高。

   张衍进告诉笔者:"那时候真憨呀,进矿坑采矿矿上没给我们发任何防护用品,连口罩都没有。那时都是打‘干钻’,风钻一开,整个采矿面都是粉尘,迎面都看不见人。"因为是按量计酬,张衍进和其他工人都干得很起劲。放炮过后,不等烟尘散尽他们就冲进去背矿石。干完一个班从坑道里爬出来,一个个都是灰头土脸的,抠抠鼻孔,里面都是像结石一样的东西。

   2003年,小女儿降生,张衍进干得更起劲了。

   张衍进断断续续在豫灵镇干了十几年。他先后在十几个金矿干过,其中最长的不到两年,最短的只有三个月。

   今年3月,在两个老板争夺采矿权的纠纷中,张衍进被打伤,张衍进的老板出钱让他去医院看病。在陕西省潼关县人民医院(豫灵镇位于河南灵宝和陕西潼关交界处),医生给张衍进进行检查后,意外发现他患有尘肺病。几天后,张衍进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到灵宝市人民医院复查,结果还是一样。

   张衍进说,其实从2008年年初开始他就时常感到胸闷、气短,但他却不愿相信自己患上了尘肺病。张衍进说,他的许多工友都是这样,不敢去医院检查,宁愿自欺欺人地相信自己没事,生怕查出患尘肺病以后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

   4月21日,经人介绍,张衍进终于在妻子小爱的陪同下来到义煤集团总医院治疗。

   信息来源:工伤赔偿标准网(责任编辑:小工) 

1526970210469262.png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工伤赔偿标准网(gszybw.com)

工伤就上工伤赔偿标准网(www.gszybw.com)你的赔偿超乎你想象。            地址:中国-深圳          粤ICP备16027552号

联系QQ:604337753                 邮箱:[email protected]
官方微信公众号:gszybwcom                 微信:gszybxyz